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堅守還是轉型:城商行發展走到重要歷史關口

2017-12-07 07:46:51 金融時報  張末冬

  經過20多年的發展,當前,城商行正迎來生存壓力加大,但同時對其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要求更高的關鍵時期。

  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金融脫媒趨勢加劇,受息差收窄和中間業務收入下降雙頭擠壓——銀行業中的城商行首當其衝。此外,包括城商行在內的中小銀行金融機構數量持續增加,市場集中度下降,競爭程度也在不斷提升。

  但同時,作為區域性中小銀行,城商行堅持“服務地方經濟、服務中小企業、服務城市居民”的經營理念,在地方經濟發展過程中作出重要貢獻,當下“脫虛向實”的目標也要求城商行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

  未來應何去何從?應如何堅守與轉型?在近日召開的2017年城商行年會上,來自全國134家城商行的主要負責人積極交流了經驗。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曹宇也對目前城商行存在的問題以及未來的發展發表了看法。

  深耕實體經濟

  自1995年第一家城商行成立至今,城商行走過20多年的發展歷程,已經成為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小微金融服務的生力軍,城商行通過強化改革,銀行公司治理不斷完善,內控管理不斷加強,風險管理控制能力不斷提高,競爭力和服務能力持續增強,小微企業貸款連續多年實現“兩個不低於”目標。

  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是包括城商行在內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應該恪守的理念,尤其是定位於服務地方經濟的城商行,更應紮根當地,服務小微企業與城鄉居民。

  從過去的情況看,城商行構成地方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改善了我國銀行體系結構,填補了金融服務的不足,積極支持了實體經濟發展。

  目前,我國城商行機構網點數量達1.6萬個,較5年前翻了一番,其中,縣域機構覆蓋率已超過65%,紮根地方、紮根基層的布局基本形成。值得一提的是,城商行小微企業貸款占各項貸款的比重達到44.1%,較5年前提升了8.26個百分點,134家城商行中有77家的小微企業貸款占比超過50%,在支持地方經濟、支持小微經濟方面已經開始發揮主力軍作用。

  實踐證明,專註服務實體經濟的城商行往往能取得更持久穩定的發展。比如,浙江臺州銀行和泰隆商業銀行雖然規模不大,但資本回報率多年來保持在20%以上。這兩家銀行一直圍繞當地小微企業開展業務,貸款占比始終高於50%,是城商行堅守“三個服務”的代表。

  在城商行年會期間,中國銀行業協會城商行工作委員會發起“全力‘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倡議”。倡議提出,城商行要全力提升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始終把服務實體經濟作為一切經營管理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進一步加大對供給側存量重組、增量優化、動能轉換的投融資支持力度;始終堅守“服務地方經濟、服務小微企業、服務城鄉居民”的鮮明市場定位,主動對接區域經濟發展戰略,圍繞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精準發力,切實肩負起時代賦予的責任和使命。

  風險隱患猶存

  截至2017年9月末,全國134家城商行總資產達到30.5萬億元,比5年前增長166.9%,在銀行業金融機構中占比達到12.7%,較5年前上升了3.7個百分點。整體來看,城商行已經成為銀行業重要組成部分。

  不可否認,在外界壓力與內部管理不完善的情況下,城商行存在“脫實向虛”、期限錯配、杠桿疊加、風險不斷擴大等一系列問題。

  在談到城商行面臨的具體風險時,王兆星表示,一是金融市場規模的迅速增長與金融機構的高杠桿趨勢,強化了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流動性風險,也增強了系統性風險。一些城商行資產配置期限過長,進一步導致流動性風險的積累。二是交叉金融業務迅速擴張,交易鏈條的拉長加大了風險管控難度。近年來,城商行開展的一些資管類業務,有的已經突破了地域、行業限制,也突破了宏觀調控政策和審慎監管規則,部分資金流向房地產、過剩產能等行業,有些風險還沒有完全暴露。三是城商行法人治理和風險管控滯後,形成很多顯性或隱性的金融風險。有的城商行公司治理能力薄弱,個別銀行大股東將銀行視為提款機,通過信托、資管、股權反復質押等手段套取銀行資金,票據業務、理財“飛單”及“蘿蔔章”等違法案件在城商行屢屢發生,這些都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曹宇強調,要充分認識到治亂象、防風險是我們長期的工作任務,強監管將是今後工作的主基調。從監管指標看,城商行、民營銀行當前風險總體可控,但是,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內控管理、股權管理等方面的壓力不小。

  關註股權股東問題

  在風險管理中尤其值得關註的是股權、股東問題,這在去年召開的城商行年會上就已提及。

  近年來,部分城商行的企業和個人股東,通過股權重復質押、資管、信托等手段,從其他金融機構、非銀行金融機構等獲取資金,從而給城商行的安全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

  “有的城商行歷史上出於化解風險的需要,在股權結構上存在先天不足,所有者越位和缺位現象並存。”王兆星認為,城商行要爭取地方政府支持,進一步優化股權結構,通過減持、增資擴股、擴大開放等方式,引進有利於銀行長期發展的戰略性股東,也歡迎依法合規的財務投資。

  王兆星表示,城商行的公司治理要在堅持黨的領導、強化“兩會一層”履職能力的基礎上,強化股權管理。事實上,11月16日,銀監會制定並發布《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辦法》稱,持有商業銀行股份總額5%以上或持有股份總額不足百分之五但對商業銀行經營管理有重大影響的股東,均為主要股東。銀監會擬要求,同一投資人及其關聯方、一致行動人作為主要股東入股商業銀行的數量不得超過兩家,或控制商業銀行的數量不得超過一家。

  值得關註的是,加強銀行股權管理已成為國際監管的共識。《巴塞爾銀行監管核心原則》明確提出,監管當局應當對銀行的主要股東進行身份確認,確定其是否適合作為股東,並有權審查和拒絕股權轉讓的申請。

  王兆星強調,在股權管理上,要落實穿透原則,提高股權透明度,規範隱性股東和股權代持現象。嚴格股東行為管理,規範股權質押、股份轉讓等行為,切實落實關聯交易管理規定和管理程序,嚴防股東利益輸送。

  積極探索轉型與合作

  2017年以來,中小銀行普遍面臨營業收入下滑、存款流失和強監管下同業業務收縮的壓力,城商行尤為明顯。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在目前的大環境下,銀行業保持原來的增速已不太可能,但可以通過轉型、合作等方式保持原來的市場份額。

  應如何提升競爭力?不少城商行負責人表示,城商行應植根當地特色與傳統業務優勢,找尋差異化特色,進而聚焦專註於各自擅長的領域。上海華瑞銀行行長朱韜談到,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非常關鍵,城商行可依靠快速反應、快速轉換角色的優勢,深耕科技金融等領域。

  監管層也對這種差異化道路非常認同。“從近幾年的實踐來看,城商行多元化、差異化、多模式發展趨勢日益明顯,民營銀行的加入進一步形成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局面。”曹宇表示,成功的標準不是一把尺子就可以衡量的,關鍵是要樹立正確的發展理念,因地制宜、因時制宜,探索與自身能力同步、與時代同步的發展關系。

  除此之外,城商行之間的合作也有益於各自的能力建設及優勢互補。例如,2013年,在資金聯合投資項目合作的基礎上,65家中小銀行倡議成立鑫合俱樂部,至今,成員行已經增至142家,其中絕大部分為城商行與農商行。據南京銀行(601009,股吧)董事長胡昇榮介紹,經過4年的運行,鑫合俱樂部已成立八大專業委員會,包括金融市場、風險管理、消費金融等委員會,大家通過抱團取暖,分享工作成果與經驗,在資源配置上實現了取長補短。

(責任編輯:李興旺 HF015)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堅守還是轉型:城商行發展走到重要歷史關口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