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銀行大補資本 五部委支持補充工具創新

2018-03-13 07:22:33 第一財經日報 

  宋易康

  影子銀行的作用之一便是規避資本監管。隨著去年銀監會對銀行業市場重點整治,銀行同業、理財、表外等影子銀行亂象雖然收斂,但銀行資本壓力卻凸顯。

  過去一周監管接連下文,鼓勵銀行“補血”。3月12日,銀監會、人民銀行、證監會、保監會和國家外匯局聯合發布《關於進一步支持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的意見》(下稱《意見》),支持銀行補充資本工具創新。

  無獨有偶,2月27日,央行就規範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資本補充債券發布2018年公告第3號,打開了新型資本補充工具閘門——資本補充債券。

  而銀監會於2月28日印發《關於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下稱《通知》),大幅下調撥備紅線:撥備覆蓋率最低120%,撥貸比最低1.5%。除了加速銀行不良釋放與核銷外,對資本補充也有間接作用。

  在此背景下,銀行“花樣”融資補血已然開啟。3月12日,農業銀行公告,擬以非公開發行方式發行不超過274.73億股A股,募集資金規模不超過1000億元,將全部用於補充核心一級資本。

  銀行資本補充壓力較大

  除了上述農行擬定增千億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外,近期多家上市銀行已經開始“花樣”補血。

  例如,3月5日,證監會網站顯示,發審委召開吳江銀行25億元可轉債發行審核工作會議。江蘇銀行2月2日晚間也公告稱,擬公開發行可轉債,募資總額不超過200億元。

  此外,二級資本債方面,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以來,銀行已經發行二級資本債126.5億元。

  銀行緣何在這個時間點著急補充資本?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銀行補充資本與監管強化有一定關系。目前穿透式監管和回表都加大了銀行資本補充壓力。原來影子銀行存在的主要目的是規避資本監管,去影子銀行加大了銀行對資本的要求。

  3月9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兩會“部長通道”上指出,去年銀監會對銀行業市場進行了整治,重點是治亂象、補短板。治亂象方面聚焦在同業、理財、表外,整體效果很好。例如,同業資產和負債大幅下降,到1月份理財同比只增長了1%,表外業務開始收縮。

  在此情形下,要保證實體經濟得到足夠資金支持,必須對銀行補充資本,否則銀行信貸能力將急劇下降。

  央行公布的2月金融統計數據顯示,2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17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828億元。2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8393億元,同比少增3264億元。曾剛指出,社融增速低於貸款增速,說明融資結構向貸款方向調整,帶來的資本損耗比原來非貸款的社融(影子銀行部分)高得多。

  曾剛認為,如果銀行感到較大資本壓力,信貸能力受限,承接不了表外回表,則會造成實體經濟“缺血”的情況。所以從宏觀審慎角度,為了保證銀行滿足符合實體經濟要求,監管上需要適當拓寬銀行資本補充渠道。

  另一方面,銀行業資本監管規則也在強化。例如,根據銀監會資本新規過渡期安排,到2018年底,系統重要性銀行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不得低於11.5%、9.5%和8.5%,其他銀行在這個基礎上分別少1個百分點。

  曾剛稱,銀監會要求中國銀行業2013年實施新巴塞爾Ⅲ要求,逐步提高資本充足率水平,最終2018年底達到這一資本監管要求。這意味著,即便沒有影子銀行規模縮減的監管壓力,中國銀行業資本補充壓力也越來越大。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熊啟躍還對第一財經指出,目前大行對新巴塞爾Ⅲ資本要求已經達標,不過壓力在於2018年中行、建行將從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第一級升級為第二級,需要額外增加0.5%資本要求。

  熊啟躍表示,目前中國有4家G-SIB,在全球第30名到50名的名單中,中資銀行如交通銀行興業銀行(601166,股吧)、民生銀行(600016,股吧)等,下一步也有潛力進入G-SIB,未來資本達標壓力將提高。

  新型“補血”工具擴充

  目前,我國銀行的資本補充工具品種相對有限,主要包括普通股、轉股後的可轉債、優先股和二級資本債券等,而可以稱之為“資本補充債券”的品種,僅有二級資本債券一種。

  根據第一財經梳理,目前有17家中小型銀行機構正在排隊上市。另一方面,上市銀行定增很難,可轉債也在排隊。截至3月5日,商業銀行中待發的可轉債規模高達1885億元。業內人士認為,二級資本債是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可以拓寬的渠道。

  此次《意見》對於進一步支持商業銀行資本工具創新提出了四大建議。一是積極擴寬資本工具發行渠道,充分發揮境內外金融市場的互補優勢;二是積極研究增加資本工具種類。為銀行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券、含定期轉股條款資本債券和總損失吸收能力債務工具等資本工具創造有利條件;三是擴大投資者群體。在防範風險的前提下,研究社保基金、保險公司、證券機構、基金公司等機構對商業銀行資本工具的投資政策,擴大商業銀行資本工具的投資主體;四是簡化資本工具發行的審批程序。

  而此前央行已就規範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資本補充債券發布2018年公告第3號。

  興業研究魯政委對此表示,公告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行具有創新損失吸收機制或觸發事件的新型資本補充債券,這是對我國銀行業新型資本補充工具品種的擴充。

  魯政委認為,央行公告中將“資本補充債券”定義為“銀行業金融機構為滿足資本監管要求而發行的、對特定觸發事件下債券償付事宜作出約定的金融債券,包括但不限於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和二級資本債券”。這個定義,既包含了二級資本債券,也包含了未來探索的、滿足上述要求的新型“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同時,資本補充債券可以在觸發事件發生時實施減記,也可以實施轉股。

  值得註意的是,銀監會於2月28日印發的《通知》,對不同類別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指標進行了“明碼標價”,每一檔都有相對應的撥備計提標準。

  聯訊證券李奇霖分析認為,滿足要求的銀行,利潤與資本金會有所增加,可緩解銀行資本金不足的壓力,減少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後顧之憂,也為未來表外資產回表創造了空間。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銀行大補資本 五部委支持補充工具創新》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