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銀行網點縮減 只因金融科技“武裝到牙齒”

2018-03-14 07:19:46 第一財經日報 

  宋易康

  [下一步,央行還可以通過上述數據對接為銀行提供風險控制;反觀工商局而言,與人行的數據共享也能為工商部門業務提供更多探索方向,利用人行信息來優化工商局的業務流程,實現雙向互動]

  在上海鎮坪路,一家股份制商業銀行自助網點門前擺著兩輛平板三輪車,車上拉著幾捆剛剛拆除的廢木條,施工工人正在忙碌地穿梭在堆滿雜物的銀行網點內。

  這可不是銀行網點翻修,而是徹底關停了。門上貼著的告示條顯示,該行因租約到期將不再續租,從2018年1月24日下午起,終止自助網點設備的對外服務。

  上述情景只是今年以來國內銀行物理網點的縮影。近期,多家銀行分支機構網點關停的公告出現在各地銀監局官網。數據顯示,過去近4個月來,五大行、股份行、城商行、農商行(含農合社)、外資行的營業網點累計關停326家,其中2018年1月22家,2017年12月164家,2017年11月90家,2017年10月50家。

  事實上,國內銀行網點已經開始“縮編”已經到來。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先全面占領了銀行零售業務——很多人現在基本不去銀行網點了,又馬不停蹄地全面進軍對公業務領域,銀行網點似乎成了食之無味的“雞肋”。

  “縮編”來襲,櫃員忙轉崗

  目前銀監會對銀行增設網點有指導性意見,一般銀行增設網點需要到監管報批,取消網點也需要報批。

  第一財經梳理銀監會官網關於銀行網點的開業批復、終止營業批復時發現,近兩年來,銀監會關於銀行網點終止營業的批復數量大幅增加。數據顯示,2016年終止營業批復數量達到869份,2017年終止營業的批復更是高達1426份,呈現明顯上升態勢。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開業批復數量卻呈現下降態勢,2016年開業批復網點數3567份,2017年關於銀行網點開業的批復約2710份。

  “此前增加與跨區域遷址有不同意的情況,目前不批復情況較之前減少。”某國有大行直銷市分行分管銀行網點的副行長對第一財經指出,目前監管尚未出現對銀行撤銷網點“不批復”的情況,不過隨著未來縮減網點趨勢進一步發酵,未來情況並不明朗。

  與銀行物理網點收縮相伴而生的,是銀行員工規模減少。根據東方財富(300059,股吧)Choice數據,截至2016年底,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共有法人機構4398家,從業人員409萬人。相比2015年,大型商業銀行從業人員減少明顯,共少去53690人;股份制商業銀行和城商行合計增加63801人;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和農商行之間進行了從業人員流轉,合計增加9568人。

  一家國有大行北京某支行網點員工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去年以來,明顯感到了支行網點來辦業務的客戶數下降,櫃員服務需求量也顯著下降。此外,“到店客戶現在基本都是老年人,只有老年人對銀行的黏性最大。”上述櫃員說。

  盡管如此,上述這家平時員工數維持在13~14人的小型網點,在網點縮減、員工規模驟減的大背景下,去年該行人數居然不降反增1人。

  上述網點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網點的櫃臺崗位人員逐漸從櫃臺走出來,到大堂使用智能終端輔助客戶服務,“全員營銷”成為新趨勢。

  上述國有大行直轄市分行副行長同樣對記者指出,目前該分行轄內物理網點總數量尚未出現大規模收窄,只是物理網點的職能與內部人員分工有了很大調整。這一說法與上述支行情況基本吻合。

  他指出,物理網點作為銀行和客戶之間現金交換的物流通道節點,目前來看依舊十分重要,所以行內對物理網點轉型抱有希望。智能的轉變包括,弱化物理網點的服務職能,而去凸顯物理網點與客戶接觸,在營銷的渠道拓展方面的作用。

  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雲計算的發展,金融科技已經將銀行物理網點“武裝到牙齒”,常見的自助購匯機、理財櫃員機,以及能交水電煤氣費的便民服務一體櫃員機已經不足為奇。而比ATM機足足大了一倍,上下兩個液晶顯示屏、帶人臉識別裝置的攝像頭的“超級櫃臺”也成為多家支行標配。

  更有甚者,第一財經記者在2017北京國際金融博覽會上見到,農業銀行展區展覽的刷臉取款,無需插入銀行卡,通過正視攝像頭,保持與攝像頭50cm內距離,便可完成銀行卡和身份的識別。

  金融科技將銀行物理網點武裝到牙齒,不過還需要懂這些機器的講解員來輔助客戶使用這些職能機器。在此背景下,銀行櫃員一方面從前臺走出來輔助客戶使用這些先進機器,另一方面也給營銷帶來機會。

  職能櫃臺通過客戶自助的方式分流了原來銀行網點的櫃臺壓力。自助設備分流解決不僅僅提高效率與電子化的問題,也解放了網點內控占用的人手,解放了服務人員監控環節。

  例如經常去櫃臺的客戶可能會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過去,客戶將存折或銀行卡交給櫃員,櫃員操作過程中,對操作櫃員內控還要進行很多審核,例如雙人復核,蓋章簽字等。而現在,這些繁瑣的工作都被超級櫃員機簡化,從而解放出更多人力。

  “我認為櫃臺這種模式本身就不適合營銷,更多櫃員走向大堂,與客戶接觸,給客戶做電子產品操作引導和營銷。他認為,目前銀行員工素質很高,轉型做客戶經理、產品經理、理財經理都可以實現。”上述分管網點的分行副行長指出。

  記者了解到,在上述支行,以前只是客戶經理主要負責營銷,現在全員營銷已經成為趨勢。上述該行網點員工指出,轉崗期間,銀行會對員工進行培訓,編制並無不同,收入基本差不太多,但在銀行體系內的上升空間會多樣一些,所以大部分員工願意接受轉崗。

  對公業務也不用跑網點了

  目前,人工智能、生物識別技術在國內銀行業的應用,主要停留在個人業務上,對公業務涉及較少。如果對公賬戶也能脫離網點,對已經客戶黏度下降的網點而言更“雪上加霜”。

  湖北武漢一家商貿公司企業主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一個小企業去銀行開立對公賬戶至少要到網點跑三次,第一次拿著營業執照、財務章和法人章等,在銀行櫃臺下載開戶賬號。第二次等人民銀行寄來開戶資格證後,在網點辦理財智卡和網銀。“網銀要三個工作日領取,所以還要來第三次,十分麻煩。”

  不過近日第一財經記者在湖北武漢調研時發現,工商銀行近期在湖北武漢發布的對公智能開戶業務,則加速了小企業主與網點的黏度。通過一臺可移動的銀行“智能終端”,客戶僅需到網點一次、最快30分鐘便可辦完對公賬戶開立等一系列業務。

  其實,近年來銀行在個人賬戶離櫃開立等諸多零售業務的智能服務中,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叠代創新。更為核心的是,目前單家銀行普遍面臨與政府信息的對接難點。記者發現,此次銀行對公賬戶智能開戶背後的連接方式,是通過當地人行的大數據對接地方政府工商部門信息,直接讀取到了企業工商註冊信息,實際上是人行在背後幫了大忙。

  第一財經記者在銀行支行網點現場發現,在一臺可移動的銀行“智能終端”上,指紋儀、非接觸式IC卡感應區、發卡扣、密碼器等設備一應俱全,全部業務包括:賬戶管理、電子銀行、存款轉賬、業務查詢、對公業務以及理財等六大功能。

  一位小企業法人,在智能終端上輸入統一社會信用代碼,插入了自己的身份證,選擇了單位結算卡、企業網上銀行證書等產品,之後打印卡戶資料,補充企業信息,領取開戶卡。全程一共僅用了30分鐘。沒有櫃臺,客戶僅在銀行客戶經理的引導下就自助開好了賬戶。

  看似簡單的流程,冰山下其實涉及央行、工商局、銀行多部門龐大數據系統對接方式的改變。

  具體而言,過去銀行為工商企業開設人民幣結算賬戶,表面上是上述企業主耗時多日,至少跑三次網點的等待;而背後銀行與央行的操作流程也很原始。

  人民銀行武漢分行營業管理部、武漢市銀行電子結算中心副主任王征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具體而言,首先需要到工商局取得登記機關登記資料,其次政府部門、財政部門都要到登記機關取得註冊登記資料,之後,再到銀行提供相應資料交給銀行審核。銀行審核後需要將資料復印,連同申請表格、證照復印件,送到人民銀行進行審核。人行審核後,在人民幣賬戶管理系統中,產生賬戶許可證,之後將賬戶許可證實物交回銀行。銀行再通知客戶取證。中間耽誤數日之久。

  而此次,工行最大的創新之處在於將所需資料全部使用數據方式下載,生成表格通過網絡方式發布給央行。而人行賬戶登記系統與工商業務註冊系統實現聯機交易對接處理,開通銀行查詢功能。

  隨著商事制度改革,銀行也獲利,當地方政府工商信息越來越公開,銀行積累的大數據、人工智能科技實力終於派上了用途,只不過會不會一不小心革了網點的命?

  工商局與人行數據共享,顛覆對公業態

  王征表示,下一步當地人行的2018年目標是在註冊登記與開戶一體化實現實時辦理,客戶只需要5分鐘就可以將工商企業註冊與對公基本戶開立一次性辦理完畢。也就是說,未來企業註冊也不需要跑工商局了,而是在銀行櫃臺辦理。

  除了幫助銀行提高商業服務效率外,央行有自己的“小算盤”,記者了解到,當地人行目前正在加強建立自己的金融信息數據服務平臺,將工商信息、環保信息以及風險控制等應用都納入該平臺。先啃下工商信息數據對接,無疑夯實了自身平臺建設和功能。

  王征指出,下一步央行還可以通過上述數據對接為銀行提供風險控制,只要工商局將納入異常記錄的企業名錄信息推送給央行,央行再推送給轄內銀行,那些註銷、吊銷執照、法人住址變更等此前金融機構無法掌握的信息將更容易被銀行獲取。

  反觀工商局而言,與人行的數據共享也能為工商部門業務提供更多探索方向。武漢市工商局註冊登記局張萍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目前工商局在工商執照的申請上還按照過去的法律程序標準,不過與人行數據對接後,也希望利用人行信息來優化工商局的業務流程,實現雙向互動。

  而更顛覆的業態還在後面,隨著國家商事制度改革進一步推進,地方政府工商部門系統、數據與人民銀行溝通對接得更加順暢,將爆發出顛覆現有銀行對公業務金融業態的潛力巨大。

  “未來企業註冊也不需要跑工商局了,而是在銀行櫃臺辦理,只需要5分鐘時間就可以完成工商企業註冊以及基本賬戶開立一次性辦好。這是2018年地方人民銀行努力的目標。”王征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不過記者了解到,在工行各地分行對公戶智能化中,並非各地都有人行在背後支持搭建信息服務平臺對接工商信息給予支持。而那些在當地沒有人行出面對接工商部門的地區,與政府部門的信息對接是對公業務智能化面臨的重要難點之一。

  一位工行相關業務負責人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目前國家也在推動政府部門數據的開放,不過從銀行端看,單家銀行撬動政府的能力還是比較弱。

  工行表示,2017年以來,該行已經在湖北、浙江、江蘇、貴州、四川等7個地區先上線了上述對公賬戶開立的智能化服務,今年還將增加河北、陜西等3個地區。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工行對公開戶以法人為主,此前一年企業客戶新增開戶數為500萬,以每個客戶開戶來網點3次計算,工行現有的一萬多網點每年接待約1500萬次企業主的來訪。隨著智能開戶的上線,原有的開戶時間從2~3小時被壓縮為半個小時,3次被縮減至1次,業務量縮減程度較為可觀。

  除了智能開戶外,多家商業銀行目前在對公手機銀行企業研發以及智能對公賬戶開立上也有很多探索研究。

  例如,有的銀行在手機端已經研發小微企業平臺,正在逐步探索基於手機平臺的開戶方式,但是手機缺乏U盾等安全措施,更多是將企業信息傳到銀行,爭取來一次銀行網點進行交互完成全部業務辦理。

  雖然下一步銀行對公業務離櫃化必將成為互聯網金融下銀行發展新趨勢,不過仍然面臨不少現實挑戰。

  除了上文提到的,一些地方政府信息數據向銀行開放查詢力度不夠,阻礙了銀行大數據人工智能的挖掘創新外,手機對公開戶還面臨更現實的問題。例如,王征表示,對公客戶的身份識別與個人客戶身份識別有一定差距。

  由於企業所有人是法人所有,公司作為法人,如何解決執照在股東A,印章在股東B,U盾在股東C手上,誰操作手機APP屬於公司行為,這些都是比較現實的操作性問題。又例如,一個公司註冊兩到三部手機,哪部手機才能代表公司法人行為,這也需要法律定義等更多創新探索。

  上述大行分行副行長對第一財經指出,目前網點將呈現差異化模式,例如根據銀行業務品種設置旗艦店,一些網點進一步補充人員,讓業務授權進一步增多,網點業務內容不斷擴大。

  另一方面,將差異化地考慮銀行網點布局,例如將消費金融業務放進一些網點,中小企業放入特定網點,強調網點差異化。此外,還會強調網點輕盈化。與大型銀行需要全產品、全時間服務的特點相反,一些地方客戶量小,需要將櫃臺營業延伸到這些地方,一些網點變成人很少的輕型化網點。對於城市銀行而言,需要進一步扁平化,壓縮網點的管理層。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銀行網點縮減 只因金融科技“武裝到牙齒”》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