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POS機竟能“吞”商戶的錢!揭開零費率“二清”迷局

2018-04-16 01:38:00 證券時報 

  文字整理:段久惠 周靖宇/制圖

  見習記者 段久惠

  時間逼近6月,P2P合規備案、非銀支付無證經營整治等專項工作都將迎來驗收期,行業各類平臺在力爭合規之際,一些問題平臺也暴露出來。

  近日,一起因二清POS機大面積不到賬,二清機構跑路,支付公司公告“甩鍋”事件,引發業界關註。這起事件背後或涉數千名商戶,涉及資金達2億元。

  證券時報記者連日調查發現,二清機構、非法支付機構,遊離在正規支付清算體系之外、鉆空子, 形成了層層嵌套的復雜支付灰色金融網絡,挑戰穿透監管的難度之時,也將給更廣範圍投資者帶來更大損失。

  POS機大面積不到賬

  涉及數千名商戶,款額達2億

  二清POS機有T+1、T+5、T+7、T+10等不同的結算類型,結算模式不同,費率就不一樣,通常T+時間越長,費率更低,甚至還有零費率。

  近日,兩百多名來自廣東、福建、江西等地的商戶,在位於上海漕河涇開發區的杉德支付網絡服務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杉德支付”)總部、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等地聚集,稱要討說法。他們表示,從2017年12月22日開始,他們使用的POS機(多名商戶稱該機為“諾付寶”),出現大面積資金未到賬的異常,“差不多涉及2000名商戶,資金達上億元。”

  記者通過現場和線下走訪,聯系上了其中兩名維權的商戶試圖了解:如此大額結算款,數個多月的多筆交易流水,是怎麽不翼而飛的?為什麽沒有提前發現異常?是POS機具的問題,還是第三方支付機構問題,不管是何方,為什麽還要用這個POS機?

  來自江西做服裝生意的胡先生告訴記者,他在2016年底開始裝“諾付寶”POS機,最初是因一名業務人員推銷而安裝,去年末之前收單、結款都沒有出現問題。但記者從胡先生的描述中發現諸多疑點,比如該業務人員沒有出示任何工作證件,裝機完成時也沒有給商戶獨立的賬戶後臺。

  和中國銀聯規定的POS機T+1到賬結算、費率為6%也不同的是,胡先生介紹,“二清POS機有T+1、T+5、T+7、T+10等不同的結算類型,結算模式不同,費率就不一樣,通常T+時間越長,費率更低,甚至還有零費率。”

  從商戶們的表述裏,有一點可以確認:二清機構、非法支付機構用了一些甜頭和利益,比如手續費用低息率甚至零息率、規避監管的便利套現獲利等,成功吸引了至少上千名商戶“趟險”。

  從2017年12月開始,陸續有使用該款POS機的商戶發現,POS機還在刷、交易了之後卻收不到錢了。“後來出事了,錢都沒到賬,我們一打聽涉及的商戶太多了,大家就加了一個群,前前後後跑了很多次,到上海、深圳找人投訴。”來自東莞的商戶柯先生向記者出示了“被坑”的交易明細和資金往來銀行流水單,稱其有二十多萬元未到賬,“QQ群裏面以前有上千人,現在只有700多人了,全國各地的都有,被坑了十幾萬的上百萬的都有。”

  每個商戶在名字背後備註了所被拖欠的金額,記者看到,該QQ群裏有欠款幾萬的、十多萬的,100多萬~200萬的也有十多人,在商戶出示的一份聯名檢舉信裏,他們稱此事涉及“2000多名商戶,金額達2億多元”。

  高額資金如何不翼而飛?

  “作祟”的二清鏈條

  二清機,相當於商戶們的錢在別的公司上又轉了一道手,所以如果中間公司倒閉了,或者像諾漫斯這樣跑路了,商戶們的錢自然就沒了。

  商戶們用的這款POS機“諾付寶”,背後推銷方為諾漫斯電子商務(深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諾漫斯”),記者多方求實得知該機具正是被監管清理中的“二清機”。

  所謂“二清”,指的是與第三方支付機構簽約持有POS商戶(也稱“一清商戶”),再申請增機,賣給或租賃給“下線”的商戶用,商戶的錢也將改由該POS機商戶(“一清商戶”)再給商戶做一次清算。也即,所謂一清機與二清機的主要區別在於,資金清算後是不是直接到商戶的賬戶上。很明顯,使用二清機的商戶們資金安全性難以保障,但是由於二清機可免去部分到賬手續、費率較低,仍在一些商戶間流通。

  2017年底,央行在互聯網金融風險、非銀支付機構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的基礎上,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工作的通知》(也即“217號文”),明確取締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持證機構為無證機構違規提供支付業務行為,將在今年6月底完成整改。

  在陸續發現資金不到賬後,使用“諾付寶”的商戶開始緊張起來。商戶出示的異常交易流水顯示,受單機構主要為上海德頤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杉德電商黑龍江分公司、杉德電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銀盛支付北京分公司。

  也正因此,數個月來,上海本地商戶馬先生等人先後找了杉德支付上海總部,並找到了諾漫斯深圳總部。不過,馬先生透露,深圳諾漫斯只還了100多萬元後已經找不到人了;差不多同一時期,維權商戶發現諾漫斯的山西太原公司也早就大門緊鎖,人去樓空。

  “這就是一個二清機構的支付鏈條崩了,資金斷了跑路。”熟悉內情的上海某家互金公司資深技術人員分析,一般資金清算是由銀聯、銀行或者支付公司直接對商戶的機子,錢直接到商戶賬戶,而二清機,相當於商戶們的錢在別的公司上又轉了一道手,“所以如果中間公司倒閉了,或者像諾漫斯這樣跑路了,商戶們的錢自然就沒了。”

  “有些所謂的電商分公司,就是二清機構的包裝戶,底層包裝一下,美其名曰持牌支付公司的各地分公司,實際上就是二清通道。”上述人士告訴記者,這就類似於支付裏的OEM模式,之前有一些支付公司,特別是邊緣化的一些中小公司,給點代理費就可以借用它的名義出來向其他商戶推廣了,但是這些二清機構不像實力雄厚的平臺,擁有大資金池可以T+0到賬,“資金不充裕,就會出現資金到賬延遲、甚至不到賬的情況,這就就屬於詐騙了。”

  諾漫斯:

  剩余欠款2020年全部還清

  諾漫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現資金斷裂,無法兌現用戶資金,已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記者多方聯系“諾付寶”及背後諾漫斯關聯公司,試圖證實該說法真假,均未果。在工商信息查詢網站“企查查”上,這家現已蹤跡難尋的諾漫斯,在龐雜的關聯公司布局裏,勾畫出一個涉及何李明、雷慕心、李寧、董艷蓉等多名股東高管的復雜股權結構圖譜。

  工商信息顯示,數家關聯公司業務與支付相關,“諾漫斯支付有限公司”(註冊地為雲南)、“廣西諾漫斯雲端電子設備制造有限公司”,兩者法人代表均為何李明,該人旗下及任職高管的相關公司有33家;兩家備註在工商信息上的官方網址都已經打不開,要麽是“沒有找到站點”;要麽如諾漫斯這樣,根本找不到網址,官網直接“失聯”。

  數名商戶告訴記者,諾漫斯方面一直沒有正面出來回應,商戶馬先生向記者出示他於去年12月底收到的一條諾漫斯的出款短信,上面稱“將另發通知給大家關於第二批的出款”,不過此後就杳無音信。

  今年3月5日,一份蓋有諾漫斯電子商務(深圳)股份有限公司紅頭公章的公告內文稱,據公司現有的實際還款能力(公司在政策經營前提下),還款將分為三期進行:2018年3月31日歸還比例10%的款項;2018年9月30日歸還比例20%的款項;2019年9月30日歸還比例30%的款項;剩余的款項將於2020年9月30日全部還清。

  而記者從一位互金人士了解到另一種說法,諾漫斯涉嫌違規理財,操作模式為:商戶在“諾付寶”POS機刷卡後,不提取賬款,不僅沒有刷卡手續費而且還有返現分潤的錢可以拿,類似於“余額理財”;另有一款“諾超市”線上商場,用戶註冊成為該平臺商家後,投進去10萬就可以放大20倍,每天返還1000元(也即放大後總額的萬分之五)。

  不過,上述商戶胡先生和柯先生都對記者表示沒用過。截至昨日,記者發現“諾超市”官網打不開也已無法查證。

  4月11日晚間,涉事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網絡服務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杉德支付”)公告透露,諾漫斯以“對購買該公司POS機的用戶,通過T+7日、T+10半個月到賬後提現免手續、不提現賬戶內資金每天有萬分之五的高額日利息。”等等行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現資金斷裂,無法兌現用戶資金,已被公安機關立案調查。

  損失該找誰?

  杉德支付:真的不關我事

  杉德支付公告,在去年底關停諾漫斯的通道前,諾漫斯向杉德支付申請POS終端時,將結算資金都鎖定在了“諾付寶”上,所以,關閉了諾漫斯的通道後,是“諾漫斯自己資金鏈斷裂,兌現不了投資人留存在諾漫斯賬戶內的資金。”即使有責任,也只是對簽約商戶監管失察了。

  諾漫斯跑路後,商戶將維權的焦點鎖定在交易中提供了通道的支付公司杉德支付。不過,4月11日,杉德支付的一份官方公告表達的意思卻是,“這真的不關我的事。”

  4月12日,記者來到位於上海漕河涇開發區的杉德支付總部,提出希望能向相關負責人當面溝通、核實該公告內容,並了解異常收單中出現的“杉德電商黑龍江分公司、杉德電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與該公司的主體責任關系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疑似主管人士將記者攔住,以不方便為由拒絕了采訪。

  此前,記者咨詢數名律師被告知,依據《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要求收單機構(也即“杉德支付”)應對特約商戶的真實性負責、人行《關於加強銀行卡收單業務外包管理的通知》,明確因外包服務機構原因導致特約商戶、持卡人或發卡銀行資金損失的,收單機構應全額承擔先行賠付責任要求收單機構對損失承擔先行賠付。不過,如果按杉德支付的官方公告,上述對杉德支付指訴的依據,或將完全不成立。

  在該公告中,杉德支付表示,2017年底,在發現諾漫斯有私自移機的情況後,已於去年12月28日,關停了諾漫斯的通道,也即該款POS機停用。在通道關閉前,諾漫斯向杉德支付申請POS終端時,將結算資金都鎖定在了諾漫斯所掌握的銀行卡賬戶(也即“諾付寶”)上,所以,關閉了諾漫斯的通道後,是“諾漫斯自己資金鏈斷裂,兌現不了投資人留存在諾漫斯賬戶內的資金。”

  “這一點聲明很重要。”上述資深技術人士解釋,此前,二清機構諾漫斯和杉德支付是外包商關系,那麽使用諾漫斯的POS機的商戶在刷卡時,就有可能使用了杉德支付的資金清算通道,這時候,杉德支付可能需按上述《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和支付清算協會自律規範承擔責任;但是,杉德支付上述公告的意思為,是諾漫斯黑了商戶們的交易資金,並通過理財服務高息攬儲等方式,把資金都留在了“諾付寶”裏而並沒有繼續上傳到杉德支付的通道,“這就是說,你看,這件事跟我無關,即使有責任,也只是對簽約商戶監管失察了。”

  不過,部分商戶認為杉德支付的公告有問題,馬先生對記者表示,“目前杉德支付只表示錢已經結算給諾漫斯,但諾漫斯沒把錢給我們,而且諾漫斯的入網協議、打款憑證等遲遲沒有公開,讓人難以理解”。

  截至目前,記者接觸到的幾位商戶仍然“討款無望”,除部分商戶繼續在上海等地輾轉維權之外,大部分商戶已返回繼續工作生活。記者將持續關註該事件的後續進展。

  公開資料顯示,杉德支付早在2011年就獲得了中國人民銀行頒發的《支付業務許可證》,獲準開展支付業務,並於2016年首批續牌成功。不完全統計,去年,杉德支付關聯公司曾因違法支付結算管理規定等收到4張罰單,罰金累計逾200萬元。

(責任編輯:嶽權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POS機竟能“吞”商戶的錢!揭開零費率“二清”迷局》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