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半年8只產品違約 中江信托連續踩雷

2018-07-10 11:40:41 時代周報  盛瀟嵐
時代周報記者 盛瀟嵐 發自上海
時代周報記者 盛瀟嵐 發自上海

  “中江信托集中出現的違約項目,資深從業人員在2年前就能預見到今天的狀況,這不是風險是否爆發的問題,而是爆發幾個的問題。”面對中江信托連續爆發違約潮,多位資深信托從業人士並不驚訝。

  6月27日,中江信托公告稱,“中江國際·金鶴400號神霧節能貸款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暫未收到第二期第二季度的貸款利息。這已是2018年上半年中江信托曝出的第八只出現“踩雷”風險的產品。

  據統計,今年上半年以來,中江信托已有金馬276號、金鶴189號大連機床信托計劃、金鶴140號億陽集團信托計劃、金鶴204號凱迪生態信托計劃出現違約兌付。後三款信托計劃融資主體為大連機床、億陽集團、凱迪生態,進入6月份,又密集爆發3只產品出現違約,分別是金海馬6號、金鶴152號、金鶴400號,三只信托計劃的融資主體分別為安徽藍德集團、上海中技樁業、神霧節能。

  涉及違約的項目大部分成立於2016年前後,而在當年中江信托曾經被視為一匹黑馬,凈利潤從5.61億元增至19.25億元,排名也迅速提升至業內第7。隨後,中江信托便在2017年遭遇業績滑鐵盧,凈利潤僅為1.73億元,縮水超過9成,排名降至58位。

  中江信托內部風控存在哪些問題?這些風險項目將如何解決?時代周報記者中江信托負責信披的人士發送采訪提綱並致電中江信托辦公室,但截至發稿未得到回復。

  業務標準低於行業均值

  在受訪多位業內人士看來,中江信托的展業風格與行業平均相比較為激進。

  上海一家大型信托負責人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信托公司從事的業務與銀行的貸款業務和債券業務有一些類似,對融資人都會有一定的考量,而從行業內的普遍反饋以及他們的產品情況來看,中江的考量標準可能相對較低,同時中江的合作方融資人的融資成本較高。”

  這八只產品中,有4只成立於2016年,1只成立於2015年底,1只成立於2017年初。

  熟悉中江信托的資深信托經理李峰(化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一家金融公司在某個階段業績突飛猛進,除了一些股權投資大額收入外,一般都是在業務標準上有所放松。李峰回憶,“在2014年、2015年的政府融資平臺項目,當時業內普遍的行業標準是對該政府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在20億元甚至25億元以上,但中江同期發行的同類項目中,其政府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可能只有10億元甚至不到10億元,而這樣的項目其他的信托公司很少介入。”

  歷史資料顯示,從20122014年三年期間,中江信托基礎產業類信托就有兩年占比超過了工商企業類,且遙遙領先於其他類。

  2015年,部分地方政府財力緊張甚至出現違約,中江信托開始暫停部分地區的政信業務。2015年年底,中江信托曾在內部下發一份《關於暫停債務高風險地區自主管理類政信合作業務的通知》。

  由歷史文件可看出,中江信托彼時收緊的風險限定在不低於5億元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而這與當時業內更普遍的20億元標準仍然相去甚遠。所幸的是,最終這種政信類信托計劃並沒有出現違約事件,而今年上半年信托計劃集中“踩雷”民營企業、上市公司。

  前述大型信托負責人表示,中江信托這些踩雷項目的融資方,很多是在2015年股災後,在2016年大量發行債券,但“發債發了那麽多,總是要還的”,最終資金鏈斷裂,導致了今年大規模的違約發生。

  上述人士表示,企業大規模發行債券,那麽留給信托的業務機會相對就會差一些。這是融資成本決定的,“如果銀行渠道能獲得貸款,企業就不會去發債,而信托的成本會相對發債更高一點,然後再逐步向下遊去蔓延”。

  踩雷項目多為“網紅公司”

  中江信托的這些風險項目的融資方,大多在信托從業人員的“網紅上市公司”名單中。上述人士解釋,所謂“網紅上市公司”,通常指有較大風險但同時融資需求非常多的公司,“比如一家企業需要融資50億,會找多家金融機構去洽談,那麽作為一個業務經理,你在某一個時間段內,從各個渠道得知這家企業的融資需求。但你通過自己的判斷得知是有風險的,比如大股東高比例的股權質押率,或從各個渠道反映出它的融資成本在上升等等,這樣類似的企業會形成一個名單在資深的從業人員中流傳。”

  比如金鶴204號的融資方凱迪生態便是榜單中的一員。5月7日晚,凱迪生態發布公告稱,公司2011年發行的12億元中期票據無法按期兌付,已構成違約。在債券違約的同時,有湖南信托、民生信托、中鐵信托、中江信托等多家公司都有針對凱迪生態的信托計劃在運行當中,金額從1億元到9億元不等,均陸續陷入違約中。

  面對網紅名單中的常客,從業人員在開展業務時普遍會更加謹慎,而中江信托何以連續中招?上述人士認為,“不會是單一因素造成的,可能中江在業務上略激進一點。只要略微寬松一點,就可能更大概率出現違約。而金融行業另一個不可避免的風險叫做道德風險,或者說叫人為因素的幹擾、內部管理的問題”。

  既然違約已經發生,投資者更關心的是權益如何保障的問題,也就是是否能夠“剛性兌付”的問題。

  在信托業,剛性兌付一直是一個頗具爭議的話題。所謂剛性兌付,即信托產品到期後,信托公司必須分配給投資者本金以及收益,當信托計劃出現不能如期兌付或兌付困難時,信托公司需要兜底處理。從某種意義上說,正是剛性兌付推動了信托行業的快速壯大,但隨著資管新規落地明確要求打破剛性兌付,信托業的保底將成為歷史。

  不過,在中江信托的幾個違約產品中,李峰認為並不適用於剛性兌付,“剛性兌付這個詞和普通投資者理解可能不太一樣,在中江的多個違約產品中,是中江自己在盡職盡責的環節中沒有做好,由此產生信托機構來兜底的行為這不叫剛性兌付,而是違約責任。”

  以“中江金海馬6號”為例,成立於2016年6月,但在2016年4月,融資方安徽藍德集團便已出現資金流動困難,正常經營和還貸都受到了影響。“融資方4月就發生了風險,為什麽這個項目在6月還能成立?這樣明顯的風險問題,就是信托公司自己的受托職責沒有盡到,那麽它就是合同中違約的一方,按照信托法就有義務拿自己的固有財產來賠償,除非這家信托公司破產。”李峰指出。

  目前中江信托的違約項目中,或多或少都存在沒有盡責的地方。“市面上的這些項目絕大部分都是能找到受托人的違約責任的,尤其在專業律師眼中,都能找到很多問題,這是有法理依據和類似判例的。”李峰認為,中江信托的這些違約項目,與其在盡調環節的失誤有很大的關聯,最終中江信托都會去兌付,“如果到法律層面,信托公司還是會處於下風並兌付這些風險項目產品。同時,不妥善解決這些項目對公司之後的展業都是不利的。”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半年8只產品違約 中江信托連續踩雷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