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銀行巨貪外逃17年後被遣返!支行行長犯下新中國成立來最大銀行貪汙案,90年代如何巨貪40億

2018-07-12 07:12:25 和訊名家 
銀行巨貪外逃17年後被遣返!支行行長犯下新中國成立來最大銀行貪汙案,90年代如何巨貪40億?
  一位小小中行支行行長竟成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銀行貪汙案的主犯!90年代巨貪40億,在經歷17年外逃美國後,終於被強制遣返回國,並追回贓款20多億元。這位支行行長就是中國銀行開平支行案主犯許超凡。

  7月11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公告,在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的統籌協調下,在中美兩國執法等部門通力合作下,中國銀行開平支行案主犯許超凡被強制遣返回國。

公告顯示,許超凡是中行廣東省開平支行原行長,涉嫌貪汙挪用中國銀行資金4.85億美元,2001年外逃美國,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紅色通緝令。經中美執法部門合作,許超凡於2003年被美方羈押,並於2009年在美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
  公告顯示,許超凡是中行廣東省開平支行原行長,涉嫌貪汙挪用中國銀行資金4.85億美元,2001年外逃美國,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紅色通緝令。經中美執法部門合作,許超凡於2003年被美方羈押,並於2009年在美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攝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攝

  中行開平案案發於2001年,當時舉國轟動。據彼時媒體報道,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镕基看完案情反映材料後都氣憤不已,在四頁A4紙上奮筆疾書,批示了很多話,第一頁報告的空白處都批滿了,要求有關部門嚴查此案。2002年春節剛過,由中紀委牽頭,成立工作組進駐開平。辦案民警介紹,公檢法、銀行等各方面的人員,總共調動了六七百人。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攝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攝

  許超凡被遣返回國,讓消失在公眾視野十余年的陳年大案再度復盤。同時,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方面表示,許超凡被成功遣返是中美反腐敗執法合作的重要成果,也是國家監委成立後第一個從境外遣返的職務犯罪嫌疑人。截至目前,辦案單位和中國銀行已從境內外追回許超凡涉案贓款20多億元人民幣。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攝 10年,三任行長貪汙資金4.83億美元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徐夢龍 攝  10年,三任行長貪汙資金4.83億美元

  中行開平案被稱為新中國成立後最大的銀行貪汙案,涉案資金按當時匯率計算折合人民幣超過40億元。

  2001年10月12日,中國銀行將全國1040處電腦中心統一成一套系統,聯網後,電腦中心很快顯示賬目存在4.83億美元虧空。通過對賬目分析,案發範圍鎖定到廣東開平。這時,中行開平支行的前後三任行長許超凡、余振東、許國俊突然失蹤,成為震驚全國的中行開平“10·12”案。

  公開資料顯示,許超凡被認為是該案首犯,30歲時就當上中行開平支行行長。許超凡沈迷於賭博,曾在澳門賭博4個小時就輸了6000多萬元人民幣。

  1993年起,許超凡以代客買賣的形式進行外匯交易,大肆貪汙挪用銀行資金,結果虧損1億多美元。之後,許超凡又與手下的副行長余振東、下屬公司經理許國俊聯手,先後從銀行賬戶中拆借大量資金,以貸款名義轉出並轉至設在香港的潭江實業有限公司等名下。

  後來,許超凡升任中行廣東省分行公司業務處處長,余振東、許國俊相繼接替他的位置。3人繼續相互勾結掩護。三任行長10年間將4.83億美元資金轉移到海外。2001年10月13日,3人潛逃至美國。

  據《財經》報道,時任中行行長劉明康曾對媒體表示,這些人在過去若幹年內貪汙的上億資金,主要通過澳門和阿拉斯加等地的賭場洗成現金。在講到中行開平支行和其他分支行現存問題時,他還用流利的英語概括說:“We feel it‘s our duty to clean up the Bank of China.”(我們覺得清理中國銀行是我們的責任。)

  抱團假離婚,“兩許”負隅頑抗拒絕遣返

  許超凡、許國俊、余振東三位主犯在事情敗露之前,早已為家人安排好後路。早在1994年,三人的妻子在開平與美國公民假結婚,隨後提出申請移民美國。並在1999—2001年期間先後獲得美國公民資格。

  1997年,三人則利用假身份證到香港,獲得偽造的香港護照,此後再以假香港護照申請美國簽證,2001年5月,三人在香港與美國公民假結婚。

  在事情敗露出逃美國的當年,中國公安部就要求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紅色通緝令,中國司法部隨後向美方提出刑事司法協助請求。

  2002年,余振東被美國當局以涉嫌欺騙手段獲取簽證罪逮捕。同年2月,余振東在美國受審,因為主動交代犯罪事實被輕判144個月的監禁。宣判後,余振東沒有上訴,並自願遣返。

  2004年4月16日,余振東被遣送回中國。2006年3月31日,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貪汙罪、挪用公款罪判處余振東有期徒刑12年,並處沒收其個人財產100萬元。

  相比於余振東的自願遣返,“兩許”則負隅頑抗,拒絕遣返。2004年9月和10月,許國俊、許超凡先後被捕。

  據媒體報道稱,從2005年開始,我國公安部、司法部就與美國協商對許超凡和許國俊的遣返工作,並與兩人當面溝通。中方曾提出,如果他們願意被遣返回國,刑期不會超過20年,但兩人均拒絕。

  2009年,美國以洗錢、跨州轉運貪汙資金、護照和簽證欺詐等罪名分別判處許超凡和許國俊有期徒刑25年和22年,均已超出我國刑法有期徒刑的最高量刑標準。

  與此同時,許超凡之妻鄺婉芳、許國俊之妻余英怡分別獲刑8年。

  妻子2015年遣返回國,許超凡心理受到震懾

  2015年9月,許超凡的妻子鄺婉芳被強制遣返回國。

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的評論文章披露,2015年9月,美方將其妻鄺婉芳先行遣返回國,對其形成強大心理震懾,2018年6月,許超凡最終被判發遣返令。
  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的評論文章披露,2015年9月,美方將其妻鄺婉芳先行遣返回國,對其形成強大心理震懾,2018年6月,許超凡最終被判發遣返令。

  許超凡案追逃工作長達17年之久,其被遣返,是我國在發達國家實現異地追訴、異地服刑後強制遣返重要職務犯罪逃犯的第一起成功案例。

  上述評論文章稱,從許超凡外逃開始,對其追逃追贓工作就踏上了漫長而艱難的過程。2014年6月,中央追逃辦成立,許超凡案被列為掛牌督辦重點案件。中央追逃辦統籌各方力量,發揮外交、司法、執法、反洗錢和反腐敗等部門和廣東省作用,綜合運用異地追訴、勸返、遣返等追逃手段,不斷擠壓其在美國的生存空間。許超凡最初心存幻想、企圖長期滯留美國,但在屢屢碰壁後,最終選擇了放棄上訴、接受遣返回國。

  2014年12月,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第十二次會議將許超凡案列為中美5起追逃追贓重點個案之一。正是中美雙方充分發揮中美執法合作聯合聯絡小組(JLG)反腐敗工作組的平臺優勢,不斷擴大追逃追贓戰果的具體體現。

  文章還表示,在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工作中,通過境外民事訴訟加大追贓工作力度,在追繳外流腐敗資金的同時,斬斷外逃人員的經濟來源,以民事追贓促刑事追逃是一條行之有效的經驗做法。

  如何在90年代貪汙40億?

  在上世紀90年代來看,折合人民幣超40億元的銀行資金貪汙實屬膽大妄為。但之所以不法分子能在10年之久的時間裏持續作案而不被發現,與整個中國銀行業風控體系不完善、技術手段不先進有很大原因,這才讓不法分子能夠得逞持續鉆空子。如果放在當下,很難再出這樣的大漏洞。

  據《財經》當年報道,許超凡等人之所以能作案成功,除了個人大膽妄為外,以下三方面的外部環境也給他們提供了操作空間:

  1

一是聯行清算系統落後,資金匯劃和總行確認之間存時間差。

  聯行清算系統,指的是一家銀行內部各分支機構之間匯劃的內部清算機制。比如客戶將資金從北京中行匯到廣州中行,銀行內部並不發生匯款行為,只是在雙方的資產負債表上記上各自匯出匯入的金額,然後通過總行確認各分支行的業務關系,再對各分支行的匯差進行結算。

  由於當時商業銀行各分支機構的電腦系統是自發建立的,沒有統一規劃,不僅數據網絡的連接有隔斷,不同地方主機的軟件系統,手工操作環節就無法逾越。由於技術手段落後,效率非常低下,不僅銀行系統內部的匯劃和結算無法同步完成。總行最終的確認也很容易被各式失誤所打斷,很難保證最終的結算時間和周期。

  正是由於資金匯劃和總行確認之間存在著時間差,許超凡等人的舞弊手法就是將其平日盜用各科目(諸如頭寸、存款科目)的資金額打入聯行資金項下,將虧空反映成對總行聯行系統的欠款。然後,利用欠款確認的漫長和不確定的過程,以新賬補舊賬。經過這套瞞天過海的安排,在開平被盜用的虧空事實上被逐級轉嫁到了總行。

  2

二是過於分權的管理架構,支行行長權力過大。

  在開平案發以前,中國銀行也像其它國有商業銀行一樣,實際執行著從總行到省行、地市分行、縣支行的“四級管理、四級經營”的分布式管理架構。幾乎可以說,省行行長有多大權力,支行行長就有多大權力。上級行對下級行仍缺乏有效控制。看起來,逐級分權管理調動了得權者的積極性,實際上卻由於破壞了縱向專業分工嚴重影響了效率,更使腐敗分子有隙可乘,正可任意胡為。

  3

三是稽核系統發展緩慢,銀行業風控觀念薄弱。

  當時,稽核在中國銀行業是發展緩慢的薄弱環節。20世紀80年代初,各省級分行內部只設一個稽核股,針對會計賬目進行一般性檢查。後來《審計法》出臺後,各機構方始著手建立內部稽核體系,90年代以後又終於引入了“風險”和“控制”的概念。但整個銀行業的內外稽核系統都成長緩慢,長期以來得不到充分重視。

  在開平事件以前,中國銀行的稽核體系附屬於各級分支機構,由上一級檢查下一級。比如對開平的稽核只要瞞過江門分行即可。這很難保證稽核報告的真實有效性,而如前所述,江門分行本身很可能有所牽連,案發之後江門分行有相當一批中層人員被撤離崗位。

  其中,中行江門分行原行長賴明敏是開平案的涉案人。2001年案發後,作為開平支行的上一級分行領導,賴明敏自知涉案,潛逃至澳大利亞。外逃17年後,2018年6月22日,賴明敏回國投案自首,並主動退贓,成為國家監委成立後首個到案的“百名紅通人員”。

  百名紅通歸案過半,反腐敗國際合作不斷深化

  由於不少貪汙犯嫌疑人在事跡敗露前出逃國外,這加大了反腐敗追逃追蹤的難度。近年來,相關部門持續深化與美國、加拿大等國司法部門的合作,加大對貪官的跨國追逃追贓力度。

  2014年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設立國際追逃追贓辦公室,建立起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協調機制。辦公室成員由與追逃追贓工作密切相關的中央紀委、最高法、最高檢、外交部、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央行等單位組成。

  2016年已從70多個國家和地區追回外逃人員1032人,其中國家工作人員134人,百名紅通人員19人,追回贓款24億元。

  2017年3月7日,中央反腐敗協調小組國際追逃追贓工作辦公室召開會議,宣布啟動“天網2017”行動。截至2017年12月,中國“百名紅通人員”已到案50人,名單如下。

  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裏,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今年3月全國人大審議通過監察法,對反腐敗國際合作作出專章規定,明確監察機關追逃追贓職責,確立了監察機關追逃追贓案件主辦部門的地位。許超凡被成功遣返是中美反腐敗執法合作的重要成果,也是國家監委成立後第一個從境外遣返的職務犯罪嫌疑人。

  截至目前,我國與61個國家締結了刑事司法協助條約,與50個國家締結了引渡條約,基本建成覆蓋全球各大洲主要國家的追逃追贓法律保障網絡。中央追逃辦負責人還表示,將進一步加大與有關國家的合作力度,將追逃追贓天網織牢織密,絕不放過任何一個外逃腐敗分子。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婁在霞 HN15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銀行巨貪外逃17年後被遣返!支行行長犯下新中國成立來最大銀行...》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